推進商業領域的氣候變化研究

                          2022-07-18

                          2022年2月底,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發布報告《氣候變化2022:影響、適應和脆弱性》。該報告稱,氣候變化正改變著地球,未來幾十年,世界將不可避免地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作為人類面臨的最緊迫問題之一,氣候變化已成為當前商業與社會領域關注的焦點。7月4日,美國賽吉出版公司旗下“社會科學空間網”發布了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商學院教授克里斯多夫·萊特(Christopher Wright)等人的最新研究成果,該文發表在國際性期刊《商業與社會》60周年特刊上。該文從時間和空間層面入手,分析了氣候變化與商業、社會的關聯性,研究了商業和社會領域學者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助力解決氣候問題,以及如何進一步推進氣候變化研究。  

                          商學界應重視氣候變化研究 

                          雖然主流的商學界普遍忽視氣候變化研究,但《商業與社會》近年來已發表了一系列關于氣候變化對商業影響的研究。研究人員發現,2001—2021年,該期刊發表的文章中有158篇提到了氣候變化或全球變暖,占文章總數的28%。這表明,該期刊的作者和讀者已在一定程度上認識到該議題的重要性。其中,大多數研究都假設商業利益與地球保護之間可以和諧共存,論證的內容大多是強調企業通過采取相關氣候行動可以獲得競爭優勢、財務回報或提高環境績效。 

                          然而,萊特認為,這種將商業置于自然環境之上的研究方式,在應對氣候變化挑戰方面發揮的作用十分有限。氣候變化給人類社會帶來了干旱、火災、海洋酸化、海平面上升、生物多樣性下降、糧食短缺等不良后果,同時加劇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雖然許多企業和社會科學研究者已經在嘗試預測氣候變化帶來的各種影響并籌劃應對,但許多管理類研究者還在否認氣候危機惡化將造成深遠影響。從管理類研究和教學過程中對氣候變化的忽視,就可以明顯觀察到這一點。 

                          萊特告訴記者,他的著作《氣候變化、資本主義和公司:創造性自我毀滅的過程》闡明了企業正以一種更具創造性的方式利用世界資源。比如,一些氣候會議的很大一部分贊助資金來自大型化石燃料公司,這暗示人們,資本主義的全球經濟體系似乎無法達到避免氣候變化所需的脫碳水平。人類被鎖定在一個“創造性自我毀滅”的過程中。當前的企業正以更加巧妙的方式來開發地球的化石燃料儲備,并消耗人們賴以生存的生命支持系統。這在一些大型跨國公司表現得很明顯,它們正急于開展深水和北極石油鉆探、提升頁巖氣與煤層氣的壓裂技術等。

                           企業試圖掩蓋無休止的經濟增長與環境日益惡化的聯系,從而繼續榨取環境資源。它們對化石燃料的開采和使用在實質上“一切照舊”,但現在卻被包裝為完全正常且生態無害的過程。通過“綠色”資本主義話語,企業和市場被描繪成應對氣候危機的最佳手段。在這種企業形象中,“綠色”產品和服務、“生態效率”的提高以及企業家獨創的技術手段將使人類免于災難。此類愿景也很適合新自由主義的發展,在此背景下,通過國家法規強制性限制使用化石燃料,被視為適得其反甚至有害。 

                          管理和組織研究領域還存在其他批評的聲音,這些聲音質疑了學界關于商業和環境之間“雙贏”關系的假設。例如,澳大利亞南澳大學國際管理研究生院教授蘇哈布拉塔·博比·班納吉(Subhabrata Bobby Banerjee)認為,可持續發展理念本身就存在固有矛盾,雖然它體現了一種發展模式的轉變,但其仍建立在一種經濟而非生態理性之上??沙掷m發展理念下的資源管理是西方經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自然資本化的趨勢有可能對發展中國家產生負面影響。 

                          以時間和空間為突破路徑 

                          如何突破將商業置于自然環境之上的研究困境?萊特等人提出了一條卓有成效的研究路徑,即時間和空間。時空概念指向兩個不可避免的現實,一是氣候變化正在發生而不是將在未來出現,二是氣候變化的巨大影響已在許多地方顯現。 

                          首先,在時間方面,短期或中期基礎上的時間框架無法充分應對氣候變化。例如,企業都是以季度或半年為節點關注財務報告。此外,一些企業做出的到本世紀中葉實現碳中和的承諾,其實是一種“掠奪性延遲”,這會把急需實現的脫碳需求推向遙遠的未來。其次,在空間方面,企業依賴于物理環境或嵌入在自然系統中,企業的空間意識會顯著影響其理解和尋求適應氣候變化的方式。 

                          應對氣候變化需要同時考慮時間和空間兩個概念。英國卡迪夫大學商學院講師喬治·弗恩斯(George Ferns)表示,氣候變化將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持續發揮作用,我們需要考慮其進展如何在地區層面產生實際影響。同時,隨著商業活動對自然環境產生影響,也需要考慮這些影響如何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這種影響可以被稱為“痕跡”。研究人員建議,通過一定的方法研究特定的氣候“痕跡”,以推進商業和社會領域的氣候變化研究。 

                          利用氣候痕跡推進具體研究 

                          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教授丹尼爾·尼伯格(Daniel Nyberg)表示,人們可以利用氣候相關的痕跡,擴大關于氣候變化利益相關者的討論,這需要更廣泛地納入行動者、各地區和一些非人類的實體,這些實體牢固地扎根于時空之中。比如,有幾項聚焦利益相關者關系的研究提出,要多聆聽一些邊緣化的聲音,因為人們可能會忽視甚至漸漸遺忘這些聲音,以換取所謂的經濟發展的利益。氣候痕跡還揭示了自我與他者的等級差異,以及將北方國家與南方國家、男性與女性、人類與動物區分開的界限差異。氣候痕跡不僅可以挑戰特權行為者作為利益相關者的優先性,而且可以使人們意識到,如果因為忽視了一些邊緣化的聲音而對環境和社會造成破壞,那么企業將因此遭到批判且名譽受損。 

                          分析氣候痕跡可以更好地理解氣候風險。尼伯格表示,氣候痕跡的印記從來都不是一模一樣的,也不會出現在同一個地點,而是以跨越時間和空間的方式移動。對與氣候變化相關的金融風險的新認識,促使人們努力把氣候變化風險知識整合到金融決策過程中。在對未來氣候風險進行評估時,人們需要先了解氣候將在不同的時間和空間里如何發生變化。目前,業界尚未制定出適當的規則,通過利用氣候科學來評估氣候變化如何影響金融風險。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希娜·瓦奇哈尼(Sheena Vachhani)表示,學者們需要密切關注自然系統中正在發生的深刻的地方性變化。氣候痕跡非常有用,因為它以實際的方式顯示自然環境遭受了何種不公正的對待,以及誰應為此負責。如今,海洋溫度上升,意味著世界上多達90%的珊瑚礁處于極度瀕危狀態。澳大利亞大堡礁持續白化,超過一半的珊瑚已死亡。通過分析類似的痕跡,可以將責任歸于特定公司、行業和國家。例如,相關痕跡揭示了化石燃料行業這一特定行為者顯著加劇了氣候危機。 

                          總之,商業和社會領域的研究需要克服目前主導企業的兩種時空觀念,即時間上的行為延遲、空間上對地方經驗的疏離。萊特強調,采取緊急行動應對氣候變化已迫在眉睫。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本站 瀏覽次數: 1394

                          Website

                          公眾號

                          輪姦人妻女教師葵司